耀眼三星堆 精彩刚启幕

   为让公众更加了解古蜀文明的典型代表三星堆文化,由国务院新闻办、国家文物局、四川省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中华文化全球推广之“走进三星堆 读懂中华文明”主题活动5月28日在四川省德阳广汉市举行。主办方向公众公布三星堆最新考古成果,截至目前,新发掘的6个祭祀坑已提取出土象牙、青铜器、金器、玉石器等重要文物1000余件。

  新发掘文物刷新三星堆新高度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胡冰介绍,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2020年9月至今,34家科研机构高校创造性地采用田野考古、实验室考古、科技考古、文物保护为一体的多学科交叉考古工作模式,系统开展祭祀区考古发掘工作,初步确定了祭祀区的分布范围、堆积状况和年代。

   目前3、4号坑内象牙提取工作已基本完成,下一步将对众多揭露出来的青铜器进行发掘;5号坑已完成西北区域除圆形箔片之外的其他文物考古提取,基本确认到达坑底,下一步将局部开展实验室考古;6号坑正在进行封闭以及木箱的整体提取工作;7号坑开辟了一个小探方,在填土下方已发现密布的象牙;8号坑在近20厘米的灰烬层中已经发现神树、金器、铜面具等各种残片,同时,最新出土一件金面具残片,耳朵和嘴巴的轮廓清晰可见。

   特别是3号祭祀坑内的青铜顶尊人像,堪称中国商代青铜器艺术精品。总高度达1.15米的顶尊人像位于祭祀坑南侧。跪姿、着绣花短裙、双手叉指合拢、头像大眼咧嘴,表情夸张、神态虔诚。人像头顶着有龙形饰件的青铜尊,这件将人与尊组合为一体的大型青铜艺术品在中国与世界均属首次发现。跪姿顶尊人像将三星堆独持人像造型与尊造型相结合,彰显了三星堆与中原商王朝的紧密联系,描绘出三星堆虔诚而神圣的祭祀场景,展现了三星堆独特的信仰世界。

   胡冰表示,在几代考古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下,三星堆遗址目前已基本建立起年代与分期编年体系,明确了三星堆城址结构布局,展现了四川盆地与中原地区、关中地区、长江中下游地区间文化的密切关系。考古新发现对认识三星堆遗址所代表的古蜀国祭祀体系,以及三星堆遗址的性质和聚落变迁原因具有重要的意义,也进一步明确了古蜀文明作为中华文明重要遗迹的地位。

  三星堆文化开放包容并蓄

   专家表示,三星堆新一轮发掘的成果极大丰富了三星堆文化的内涵,深化了对中华文化的认识空间,印证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事实,为历史研究提供了更充足的论据。

   传统上一般认为中原地区是中华文明的中心,四川无论在地理还是文化上都比较边缘。“正因有了三星堆等系列重大考古发现,说明在成都平原存在着一个过去不为人知的早期国家,三星堆在中国古代文明的发展进程中,独树一帜。”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唐飞说,“青铜人像、面具、神树这些本地独创风格特别浓厚的器物,都有鲜明的中原文化印记”。

   “三星堆文化表现为以地域特征为主导地位的一种多元的文化面貌,它的地域特征在它的文化因素当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研究员雷雨说,“同时大家也应该看到三星堆遗址的文化遗存又深深地烙上了其他地区文化因素的印记或符号”。

   雷雨介绍,新一轮发掘前,三星堆遗址出土的尊均为圆形,而此轮发掘中,出土的尊首次呈方形。“尊的制作技术是从中原传到三星堆的,蜀人又在中原技术的基础上,创新发展了尊的造型,这是文化交融的生动体现,三星堆文化与其他文化存在必然联系是无可争议的。”

   “三星堆遗址与安徽、湖北、湖南、重庆东部以及陕西南部,都出土了不少南方系的青铜容器。也就是把中原地区的青铜的尊内加以改制,形成南方特色的青铜礼器,这一点三星堆跟上述几个地区是非常相似的,他们拥有共同的传统。”雷雨说。

   “我们可以看三星堆遗址里面镶嵌绿松石的铜牌,还有玉器中的玉鬲、玉璋以及其他老百姓使用的器物都受二里头文化的影响。”雷雨说,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容器以及相当一部分的青铜铸造技术,毫无疑问来源于中原地区的商文化。

   此外,三星堆遗址出土的琮也受齐家琮和良渚琮的影响,三星堆遗址出土的玉璧和石璧也可能来自于西北地区的齐家文化,三星堆文化的城墙夯筑技术、稻作农业的起源、三星堆早期的灰白陶传统都与良渚文化息息相关。

   雷雨说,三星堆遗址的琮、玉锥形器跟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的同类器的相似度是非常高的。当然这两者之间的年代是不太相同的,很可能是良渚文化覆灭以后,一部分人跑到中原,然后这样一种文化因素又从中原辗转来到了三星堆。

   在3号坑发现的文物中,青铜器的肩部常有鸟、兽头,琮、牙璋、尊、罍等器物源于中原和长江中下游文化。系列发现印证着三星堆与中原和长江中下游文化有社会价值的认同,且已突破空间距离与阻隔。

  三星堆向世界发出邀约

   28日晚,三星堆博物馆变身通向古蜀王国的时空隧道——祈福神官,夹道迎宾;千只神鸟,站立枝头;巨大的青铜立人像左右环顾,庄严肃穆;黄金面具和太阳玄鸟化作奇幻的青铜之树,在夜空中摇曳生辉。“三星堆奇妙夜”由此开启。

   在奇妙夜活动上,三星堆向世界发出“走读中国”邀请。电影、动漫、图书、文物展等9大“三星堆文化推广全球合作项目”发布,三星堆主题文创走向展示的舞台。

   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自贡灯彩为载体,让色彩与光影碰撞、古老与现代交融,活动打造“三星堆奇妙夜之古蜀之门”主题灯展,营造出了一个如幻如梦的古蜀胜境。

   一场梦唤醒一段记忆,一段记忆牵线一段情,一段情激起一个心愿。“我从小在三星堆文化的孕育下长大,小时候就很喜欢生动活泼的金面罩,现在五十岁了更是喜欢,它的创造性时刻激励着我要敢于突破。如今,越来越多与金面罩相似的文物出土,希望他们影响更多人的生活,唤醒更多人来保护他们。”广汉市民刘诗模说。

   随着三星堆最新的考古挖掘,“丝绸”痕迹被发现。活动特意以丝绸为介质、三星堆文化为灵感,将古蜀人的浪漫和超凡想象力融于服饰设计,打造了“古蜀丝梦”国潮大秀,传递东方美学和潮流艺术的创新融合,向世界展现中华服饰之美。同时,活动还以三星堆博物馆为场景,实地进行光绘创作,通过充满科技感与年轻活力的光绘艺术,让传说中的山海经神兽现身三星堆博物馆,给大众带来了一场远古的中华文化时空对话。

   光绘艺术让盘踞在通天神树上的“龙”与带着“青铜面具”的古蜀人立体动感起来,三星堆博物馆因光绘艺术的加入变得更加神奇、更有魅力。

   来自葡萄牙的保罗·梅卡多一直想一睹三星堆的风采。从网上看到此次活动的消息后,他特意带着全家到了三星堆。他说:“三星堆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代表,其中独特的文化元素让我对古老的中国好奇不已,这次体验让我好像穿越到了那个时代,情不自禁想要多逗留,然后让更多朋友来感受三星堆的魅力。”

   自1997年10月开馆以来,三星堆博物馆已接待中外游客2200余万人次。三星堆文物多次走出国门,先后在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展出,所到之处无不引起强烈震撼,已成为对外文化交流的“金色名片”。

   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需要。四川正诚邀海内外专家学者参与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文物保护、科学研究等工作,共同阐释和展示好古蜀文明的内涵,进一步彰显三星堆在中华文明中的独特魅力。

   (本报四川广汉三星堆5月28日电 本报记者 李晓东 李娜 本报通讯员 陈晨)